王辰院士:全球确诊破百万 方舱医院或为应对良策

文章正文
2020-04-07 16:09

自世界卫生组织总干事谭德塞4月3日宣布全球累计确诊病例超百万以来,世界各地的新冠病毒疫情形势未见停顿迹象。

很多地区有了共同特点:从病毒扩散初期发展为广泛扩散。随着感染人数的激增,床位短缺困境凸显。例如,意大利腾出重症监护室床位来收治新冠肺炎病人,并将非急需施行的手术减少了70%。截至3月10日,意大利伦巴第地区超80%的床位被新冠肺炎患者占据。

“根据当地国情谋划建设方舱庇护医院是当前全球防控疫情的关键任务之一。我国已经开始援助意大利、伊朗、塞尔维亚等国家。”4月5日,方舱医院提出者、中国工程院副院长、中国医学科学院—北京协和医学院院校长王辰院士表示,作为国际合作的一部分,我国已将方舱医院的相关政策、管理手册和临床指南翻译成疫情迅速增长国当地语言。

方舱医院成功运行,这三点缺一不可

4月2日,《柳叶刀》发表中国医学科学院王辰院士团队有关方舱医院的论文,论文记录了新冠肺炎疫情期间方舱医院的建立和发展。

“方舱医院成功运行有三大关键因素。”王辰总结,即人力资源战略、预防院内感染和一定程度隐私保护措施。

王辰团队在论文中做了详细分析:人力资源方面,中国在武汉动员了全国各地的医务人员以应对新冠肺炎疫情——方舱庇护医院的大多数医务工作人员来自湖北省以外的地区,这些具有医师资格的专业人员入舱前接受了专门培训。

“包括社区工作者、清洁工作者甚至警察在内的协助人员,都经过了培训,确保满足预防院内感染的要求。”王辰解释,所有患者佩戴口罩,此外“三区(污染区、清洁区、半清洁区)两线”的安排也可有效预防院内感染。在隐私方面,床位单元分隔成类似医院房间和病房的空间。

方舱医院的启用扭转了防控一度极为被动的局面。当时武汉医院一床难求,上万患者在家庭、社会中无法及时收治,方舱医院一个多月累计收治轻症患者1.2万余人。

收治轻症,转重后更快转诊,转阴后随时出舱,方舱医院对于整个社会、医疗秩序的理顺远超过收治患者的作用。“应收尽收”产生了“拧紧水龙头”的作用,阻止了新的新冠病毒感染者的产生。

王辰总结道:“方舱医院,五个基本功能即隔离、分诊、基本医疗照护、经常监测和快速转诊、保障基本生活和社会参与。方舱医院可成为当前应对新冠肺炎疫情和未来突发公共卫生事件的一个强有力的组成部分,发挥迅速切断感染源、扩充救治床位的作用。”

关注这几点,判断所在地区要不要建设方舱医院

4月3日,英国伦敦南丁格尔方舱医院正式建成,将为新冠肺炎患者提供4000多张床位,伯明翰、曼彻斯特等地也在建。此外,意大利、印度尼西亚、加拿大等国家也开始方舱医院的建设。

是不是所有地区都需要方舱医院?答案是否定的。武汉市共建设了16家方舱医院,湖北省90%以上的新冠肺炎重症、危重症患者在武汉,方舱医院的建设大大改善了不同病情患者的分布状况,提高了整体救治、护理效率。

“应对疫情暴发,不同阶段要有不同策略。”美国堪萨斯大学医学院教授董亚峰表示,如疫情早期的新加坡,重点围绕有临床症状的患者展开检测和治疗,其他人居家隔离就好;目前已进入流行暴发阶段,医院加方舱医院的策略是取得疫情控制的关键因素,居家隔离反而可能成为加剧疫情的另一个燃点。

董亚峰认为,判断是否需要建设方舱医院,大致需要考虑3方面的因素:是否疫情大暴发、是否轻症患者相对较多、社区隔离是否存在更大的传播问题。例如,像纽约这样高密度人群的大城市,建立方舱医院非常有必要。而如果轻症多,但高龄人口多,基础病变多,这类人群从轻症转归重症概率大,方舱医院策略应有所调整。基于不同任务的方舱医院,应有成体系的考量和策划。及时建立符合标准的方舱医院,严格筛选符合入住方舱医院的人群,避免机械照搬和模仿。

王辰团队在论文中指出:面临新冠肺炎疫情的其他国家应考虑将方舱庇护医院作为其公共卫生应急举措的一部分。

文章评论